太苦太危险发布时间

时间:2020-01-17 00:04:11

体操垫上为何鲜见上海小囡 家长:太苦太危险 发布时间: 14:52 杨浦区少儿体操大赛吸引了众多孩子参加。 本报 邵剑平 摄 本报 龚洁芸

上周,杨浦区少体校举办了第一届少儿体操表演大赛,来自全区12所幼儿园和小学近200名孩子参加比赛。举办比赛的初衷是为“推广体操运动,发现更多好苗子”,但杨浦区少体校校长朱增祥坦言,现在招生日益困难,比赛是一个积极的尝试,究竟能吸引多少孩子前来练体操,是个未知数。想要找到热爱练体操的上海小囡,更是难上加难。

家长:太苦太累太危险

赛场上,“家长粉丝团”规模壮观,很多人特意请假来看孩子们比赛。在采访后发现,很多家长是为重视孩子们的感受,“更好地培养他们的兴趣爱好”。会否将他们送去专业体操训练?家长的回答几乎都是否定。

今年上大班的叶屹暄,来自杨浦区第二艺术幼儿园。爷爷翻出里孙女拉二胡的视频给看:“小丫头从小就喜欢唱歌跳舞。”这次少体校有意降低“门槛”,选择了最简单的跳操,参加比赛的大多数是“文艺积极分子”,比赛被更多家长当作一次文艺表演。

叶屹暄的外婆说:“跳跳操我们都大力支持,但是练专业体操太苦,我们肯定舍不得。”

鞍山幼儿园吴钟隽小朋友的妈妈也有顾虑:“真的要进专业队,肯定会和学业产生矛盾,要好好权衡。”还有家长认为,和游泳或球类项目相比,练体操危险性太高,“基本不考虑”。

教练:上海小囡少踪影

殷华是杨浦区少体校体操女队教练,也是这次比赛的裁判。比赛时,她的目光紧紧追随着场上的孩子,生怕错过一个好苗子。但她知道,要把孩子收到自己手下,实在是“困难重重”

每年,殷华都会走访杨浦区各个幼儿园挑选队员,但现实很“残酷”:“一般来说,我们会在每个班找到四五个符合标准的好苗子,但通知发出去,真的过来报名的也就一两个。一听说每天下午都要训练,仅有的一两个基本也留不住。”

至于运动员的比例,以杨浦少体校为例,上海本土孩子只有两个,大多数来自外省市。水丰路幼儿园俞老师说:“外地小朋友更吃得起苦,上海小朋友一拉韧带,疼了哭了,第二天基本就不来了。”

体操国际级裁判员刘朝辉证实,在区一级的少体校,80%的运动员都来自外省市,上海小囡占绝对少数,到二线、一线队,更是凤毛麟角。

创新:安全器材进学堂

体操是杨浦区的传统强项,从这里走出去的本土选手严明勇,是国家队的主力选手。多年来,杨浦一直想培养更多的严明勇,但受困于后备人才不足。

今年起少体校决定进行一系列的推广活动,打消家长们对体操“太危险”的理解误区,把“快乐体操”的理念传递到孩子们中间。据悉,杨浦区少体校正在定制一批特殊的“迷你”体操器材,分批送到各个幼儿园。“比如平衡木只有几厘米高,山羊能直接跨过去,”朱增祥说,“用零危险的器械,来保证运动的安全性。”此外,少体校的教练们已经到各个幼儿园去布点教学,以后还会不定期地去幼儿园上体育课。“有专业的教练指导,就能保证孩子们动作的准确性,这样危险系数也就降低了。”

据了解,今年第一届体操表演大赛只是一个开始,类似比赛每年都会举行两次。

洛阳十佳牛皮癣医院
成都治疗男科医院
哪种血糖仪好
相关阅读
p尽情学唱歌仔戏p 2020-02-23

尽情学唱歌仔戏难得周末有时间,父母都不在家,可以尽情地听歌仔戏了,我这个歌仔戏迷又要学唱一整天。歌仔戏里最主要的曲调是都马调,也是最难学会的,是根据字的读音跟着曲调节奏唱的,前几天刚学会了石惠君在《棒

Jessica连续8年不休息身体疲倦感难 2020-02-23

Jessica连续8年不休息 身体疲倦感难退散  少女时代成员Jessica出道8年,1日在实境节目《Jessica & Krystal》对深交的造型师吐露心声,她说:"过了一年又一年,感受越来越深,不只感觉到过了一年,身体感受也很明显。" 

郭德纲天津遭羞辱 2020-02-23

郭德纲天津“遭羞辱”,背后有人捣鬼? 郭德纲被誉为中国相声界大师级人物,他一手创办的德云社力挽狂澜成为独霸相声的黄埔军校,甚至有人把郭德纲的地位与相声界泰斗,同为天津人的马三立先生并驾齐驱,在国内攻城拔

3unshine回应越来越漂亮 2020-02-23

3unshine回应越来越漂亮:大家的审美提升了 还记得3unshine组合吗?当初顶着“最丑女团”称号的她们几乎是被骂出道的,参加《创造101》选秀更是被群嘲“尬舞尬唱辣眼睛”。然而仅仅一两年后,她们出了专辑、办了巡

何洁献唱热播剧插曲新歌爱不简单即将首播 2020-02-23

何洁献唱热播剧插曲 新歌《爱不简单》即将首播何洁1  华谊兄弟旗下歌手何洁,走过十年音乐旅程,在去年迎来了爱情的结晶与事业的双丰收。幸福洋溢的何洁更受邀献唱即将于4月16日19:30登陆江苏卫视黄金档剧场的都市情

p一封未送出的情书p 2020-02-23

一封未送出的情书小龙:还记得我刚进阿里山大酒店打暑假工(做服务员)时的一件事么?小雪调侃腼腆的我,问你和毛毛猜我几岁,毛毛猜了22岁(直到现在都有扁他的冲动),老吴猜了17岁,而你猜的最准18岁,当时我真的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