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药司令小说

时间:2020-07-03 20:48:03

“好哩。处方笺呢?”

柜台后面的七叔嘴里应着,手里接过顾客的处方笺,转身就走向药架。

每天,七叔接待前来买药的人,记不清要捡多少次药。这是当地最大的一间药店,供销社开的,门面不小,坐落在最繁华热闹的十字街口,进店买药的客人你来我往。

七叔站的是中药柜台。柜台后面那药架,两米多高、十几米长,横竖排列一个个抽屉,每个抽屉装着不同的药材。光是看那密密麻麻的药名就能让人傻眼了,何况还要记住每种药各自的位置!可是,七叔将它们记得滚瓜烂熟,捡药时如同流水作业;高处的抽屉够不着,得站到梯子上去。他爬高落低,拉开抽屉,几个手指一捏,那分量肯定差不离,一抓一个准。但他不会迷信自己的手指,将抓来的药材分别用戥秤称过。需要碾碎的中药,将它放进擂钵,他操起擂锤,用力而有节奏地捶着,像在敲打击乐:“笃笃笃笃笃笃……锵!”最后一下,擂锤上的金属挡片打在钵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表示收尾的音符;余音那个悠悠,是编钟在响么?

他熟练地将药材包好,递到顾客的手上。

买药的顾客看着他的操作过程,往往会走神,仿佛在欣赏戏法;再看看眼前这个身材肥胖得像一尊弥勒佛的阿叔,心里感激,免不了客套一句:“阿叔贵姓?”

七叔总是乐呵呵的模样,说:“免贵姓黄。草头黄……给你药,请慢走!”

顾客满意地点点头,拿起药包转身走出店门。

七叔目送顾客,用毛巾擦着光秃秃的头皮上的汗珠。忽然,响起一个沙哑的声音:

“什么草头黄?你那是大肚黄!”

不用问阿贵,进来的人准是朱汉。七叔的一双“金鱼眼”瞬间发亮,轱辘着两只眼珠子,赶忙准备反击的对策。

哈!这两人是忘年交,更是“死对头”哩。朱汉绰号“本地文胆”,现当着文化站站长、业余粤剧团编剧,与七叔每天晚上都厮混在一起。七叔为老不尊,是剧团出名的活宝,扮演的总是反角,潘仁美、秦桧之类,谁叫他以前演那《沙家浜》的“草头王”胡司令演活了呢!尽管朱汉比他年轻十几岁,但无妨两人的交情,喜欢互相打趣抬杠,只要碰在一块儿不开玩笑就过不了日子。七叔既然是卖药的,朱汉就叫他“药司令”——这花名儿街坊周知。

七叔爱称自己姓“草头黄”,忌讳说“大肚黄”,固然说明他当过“草头王”还在威风着,更是因为他腆着那只“将军肚”不怎么雅观。可是,朱汉偏要拔他的须——尽管七叔光溜溜的双下巴并没有胡须——所以故意用“大肚黄”取笑他。

朱汉每天早晨都这样,在街上买几个包子,一边吃一边走去文化站上班,路经药店就来与七叔贫几句嘴。这个当儿,店里没啥顾客,两人又开始逗乐。朱汉随口再来一句:

“草头黄称药司令,何方神圣凸肚腩?”

七叔死盯着朱汉那双深凹的眼睛,不甘示弱,对上了:

“牛长脚是文胆子,本地鬼才凹眼窝。”

朱汉的“朱”字,真像牛长双脚啊!以往这两人玩对对子玩出花了的,这时都来了劲。朱汉两眼扫过药屉上的那些名称,有了!脱口而出——

“熟地草寇鸦胆子!”

这个上联嘲弄“草头王”在自个的地盘称王,其实是鼠胆草寇,包含熟地、草寇、鸦胆子三个中药名,对起来可不容易。然而你朱汉面前的人是谁?整年与药材打交道的药司令!敢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么?七叔不慌不忙,对出下联:

“生姜木贼龟板胶。”

此下联也含生姜、木贼、龟板胶三味中药,更妙之处在于反唇相讥,讽刺了朱汉的文人气质好比生姜,性格木独如龟板。这不能不让朱汉也愣了愣,随之抚掌笑了:“算你能,七叔!不过,先别得意,还有呢——”他咬了一口手里的包子,看着七叔那“列宁装”的光头——亮滑的头皮有如一只罗汉果,两侧耳边一撮头发,十足的一座寸草不生的山包,仅有两旁的山脚长着灌木丛——于是又念出上联:

“鹿衔草鸟不宿独怜罗汉果。”

其中又有鹿衔草、鸟不宿和罗汉果三个药名。

七叔抢来朱汉纸包里的另一个“掷死狗”包子,塞进嘴里大口嚼着,说:

“瓜萎仁鸡内金还有佛手柑。”

里头也涵瓜萎仁、鸡内金、佛手柑三种东西。但朱汉叫起撞天屈来:“佛手柑哪是药名?你说,哪个抽屉装着?哪个抽屉装着?”

七叔嘻嘻笑了,说:“佛手柑可以清痰止咳,在我手里就是药。怎么不是药?”

朱汉无话可说哦。七叔要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嘲弄嘲弄“文胆”的个子并不高大,于是反而抢先吟出上联——

“君是青皮小,带小驳骨均如海乌贼!”

联中同前面的一样,有小青皮、小驳骨、海乌贼三药。朱汉有点呆了,目光如机关枪开火一般,飞快地扫射那些抽屉,稍顿,他上下打量七叔的光脑袋、大肚皮,狠狠地说:

“老顽童别慌!下联在这——你称老勿大,连大腹皮都像马尿泡!”

也有老勿大、大腹皮、马尿泡三味药材对应。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同时爆发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忽然,七叔止住笑声,摆摆手说:“好像有买主来了。你忙你忙……”他快步走向门口,那儿有个小女孩探头探脑的,好几次举步欲进未进的样子。七叔走到她跟前,和蔼地问道:“小妹妹,你要买药啊?”

那个女孩也就七八岁,眼睛大大的,但此刻却显出一副怯怯的模样,看了看店里的朱汉,嗓音像是蚊子在小声叫:“我姐说,药店没人才进来买……”

七叔意识到什么,不由得点点头,说:“好,好,那个叔叔最懂道理了,他不会乱说的,你放心。你的单子呢?”

小女孩两边瞧瞧,犹豫了一下,这才亮出手里攥着的一张折叠的纸条。七叔打开来一看,上头写着大黄、桃仁、赤勺之类的药名,还没看完他就暗吃一惊。这是堕胎的处方呀!孕妇服用了会腹痛流产,弄不好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也不知是哪个缺德郎中偷偷开的药方子!

但他不动声色,看看小女孩,用很平和的口吻问:“是你姐要服用的药啊?”她点点头。“好。伯伯给你捡药。”他微微一笑说。于是走去药架抓药,暗中却换掉了几味,是穿心莲、甘草等“和百味”的中药。同时,对凑在身边的朱汉悄悄耳语了几句。然后按价收钱,打发了小女孩。

朱汉自然心领神会。他知道七叔这会儿要站柜台,由自己跟踪小女孩是最合适不过了。

这天晚上,朱汉与七叔凑堆儿说起,小女孩住在横街尾,她姐姐是百货商店的售货员,与临河街的一个小伙子偷 拖好几年了,男欢女爱的;可是女家父母嫌弃男方家底不好,死活也要拆散这对鸳鸯,哪知黄花闺女已暗结了珠胎?如此未打钟先开饭,这个年代在当地被视为伤风败俗,一旦传开去,她会被打碎饭碗不说,一生的名声都会被毁了!姑娘暗自落泪,只能找黑医开方子偷偷打胎……

“可闹也——”七叔还没听完,就气愤地冒出这么一句熟惯的戏剧台词。他最看不过这种势利眼了。想他自己那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还当过省级的游泳运动员呢,长相、身材都是百里挑一的,没人想到她最后会嫁给乡下的一个昔日同学,周围的人们都说不值,但七叔却宽厚地说:“嗐!如今还分什么城市乡村?小伙子只要人好就行,只要人好就行!……”

他与“文胆”仔细商量,怎么帮助那对落魄的恋人一把。

往后的事情就无须啰嗦了。七叔认识姑娘那对父母,携带药品等礼物登门拜访。谁知道卖药的落了啥猛药?还是“司令”下达了神马军令?最终秦晋媾和,两家举办了婚事,已上船的两个情侣补了票,皆大欢喜,还使得那“珠胎”长成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孩子。此时,七叔那尊弥勒佛坐在药店里,一边用双脚踩着药碾子碾药,一边嘴里在哼着粤剧唱腔哪!

为此,朱汉送给七叔一副对子,这次他绝对没有丁点开玩笑的意思——

杏林传佳话,岐伯变弥勒,能推草药疗病症;

药店有好人,黄叔成观音,善用仁慈暖人心。

共 292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两个雅士在逗趣,一单虎狼药起到了很好的点燃作用。小说人物鲜活,描写生动细致,读后觉得心窝暖暖的!当下的社会就缺像七叔这样的弥勒佛。问好作者!《:红尘清心》

腋臭细菌擦什么杀菌
宝宝半夜肚子胀气怎么办
绵阳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
美方缘何态度摇摆解读中兴归来之路 2020-08-11

美方缘何态度摇摆?解读中兴归来之路当地时间5月22日下午,特朗普在白宫会见时称,美国政府尚未与中国政府就中兴事件达成任何协议。而在21日来自《华尔街》的消息刚指出,中美两国就解决中兴问题的大致路径已经达成一致

帮助母马尔济斯犬安全顺利的渡过妊娠期 2020-08-10

帮助母马尔济斯犬安全顺利的渡过妊娠期帮助母马尔济斯犬安全顺利的渡过妊娠期 16:11:59出处:络点击:1788 导读: 在交配后短短的二个月里,母马尔济斯犬孕育新的生命,加上分娩、哺育

忍辱波罗密高仓健原色 2020-08-10

《铁道员》电影海报如果我说,高仓健并不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性格演员,恐怕有无数他的影迷,特别是中年以上女影迷,要跟我急。然而不幸的是,这恐怕是真的:高仓健一 生共拍了205部影片,早期那些花里胡哨的武士道动作电

天文学家发现一蓝色星球高温达1000摄氏 2020-08-10

天文学家发现一蓝色星球 高温达1000摄氏度【科技讯】12月1日消息,据媒体报道,天文学家在狐狸座以北的方向上发现了太阳系外一颗行星的表面颜色,但是不能将该 蓝色 与地球的蓝色混为一谈,也不意味着其表面存在液态水,

大型高铁车站铁路局直管加强铁路安全管理 2020-08-10

大型高铁车站铁路局直管 加强铁路安全管理昨日下午,从铁路部门获悉,北京南站(原属北京站管辖)和天津西站(原属天津站管辖) 独立 ,归北京铁路局直管。铁道部拆分大站段的调整已启动,其中北京铁路局已率先开始拆

征途口袋版任务之寻取宝藏图文攻略详情 2020-08-10

玩征途,从一开始我们就不停的完成各种任务,没办法,征途口袋版要想升级快,必须去做任务,而且有些任务没有完成就不能进行下一个,所以众位玩家们,我们进到征途游戏中,首要的事情就是进入任务系统,接受任务,做

友情链接